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开开心心过好当下每一天

 
 
 

日志

 
 

没有湖光山色的旅游  

2011-05-08 16:3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于旅游,有了自己“独特”的看法。我对去什么地方,不作最重要的考虑。比如,什么“一线天”、什么“魔鬼岛”,看不看都无所谓。我最在意的是同行的伙伴,必须是合得来、亲密无间的人。那么,如果对方坚持的话,“魔鬼岛”,我也会愿意跟去看看,而且还会真的兴致不亚于对方。

      另外,我也很关注旅游地的小吃。会在网上做功课,搜查一下当地特色食物、著名小吃街,最后落实为明确的“美食一览表”。带过去,吃过一样,勾去一样。感觉吃,也很有成就感。

      还有,因为同伴是知心人,所以能够无拘无束。我们会坐在海岸边、小河旁,即使不说话,也不觉得无聊,只觉得宁静和彼此无言的相通。心舒展开了、情绪放松了,如果不是多年教书搞成的破锣嗓子,真想站起来唱一曲!若是同伴会唱,我会合着节拍随性地伴舞助兴。

      总之,我认为旅游是一种休闲,放松身心、愉悦情绪的活动,不是行军拉练。就像跟亲朋好友一起“明朝散发弄扁舟”,嬉笑戏耍都称意。旅游归来,回想起来的,主要都是那些有意思的细节,愿意下次还跟这个伙伴出游。

      这么多年来,玩的地方很少,最主要的原因是忙:从礼拜一工作到礼拜七。然后,就是因为没有合意的同伴。那,我宁可在家欣赏歌手陈明的《寂寞让我如此美丽》。也许有朋友说:寂寞只能使人憔悴呀!那么,憔悴好了,哪怕憔悴得“人比黄花瘦”,也不勉强自己做“应酬性”的旅游。

      话说,女儿惦记成都的小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以前,她忙我也忙,难免碰不上。现在我“大退休”了,女儿请了几天假,我们决定在4月末去成都旅游,就住在成都远郊的花源镇——我的姐姐、也就是她的大姨妈家。当然,我们俩就等于同时也探亲啦。女儿做了母亲以后,跟我搞个“二人世界”的旅游,还是我们母女的“史无前例”的事。

      姐姐比我们早一天到达这里的家。一切都还没“开张”呢:首先是冰箱空空如也,其次是锅碗瓢盆有待收拾,然后座机电话和宽带都还没来得及去办手续开通。我当然义不容辞地要帮着安置,心里担心女儿寂寞,幸好来接机的年轻人叫了一帮伙伴,来陪我女儿逛成都、逛景点、泡歌厅。

      没想到才四月末,这里天天32度以上,而且是一种潮乎乎的湿热,出去走一趟,身上就是黏黏的汗。女儿和年轻伙伴们游兴不减,天天去玩。姐姐也说,你好不容易来一趟,也去玩玩吧。可我千里迢迢过来,怎么能把快77岁的姐姐一个人扔在家里,自己出去找乐子?于是,我说,没兴趣到处跑,怪热的。跟姐姐定个生活计划:每天中午是在花源镇上“大餐”,早晚两顿饭由我来搞定。

      姐姐其实长年在北京儿子家住,已经不能吃得太辣了;我只是个“履历表”上的祖籍四川人,几乎不怎么吃辣了。所以,早上先空腹吃苹果,然后是现熬杂粮粥、煮鸡蛋、拍黄瓜,过一会儿或酸奶或牛奶各自请便。晚上姐姐不吃“浓烈”的食物,所以主食是米饭,必定要炒新鲜时蔬,弄个鱼或肉的荤菜,有汤也行无汤亦可,就这么简单“混”吃。

      姐姐说:没想到小妹每天现熬三个人的粥,还稀稠适度,连杂粮的“油”都熬出来了,真好喝。拍黄瓜也咸淡恰好,蒜泥剁得细细的,挺爽口。炒绿叶菜也碧绿鲜亮,好喜人。女儿说,妈妈做的干烧鲫鱼也挺好吃的,每次妈妈都是一次做两条,我一个人就“包圆”了。姐姐又说:可我看着,你妈就是个书呆子,怎么都不像个会做饭的。我笑着说:那我一个人去日本留学时,岂不是要饿死!女儿大笑:大姨妈,您上当啦!妈妈一听别人说她不会做饭,就赶紧认可、装傻,就不用她上厨房了呗!

      这倒是,同学战友聚会时,一开始还不流行“下馆子”,都是在一个人的家里做一桌子菜。主人夫妇忙不过来,要找打下手的,看了一圈儿,掠过我,就点了别人。有时大伙儿觉得“不公”:怎么不管谁家“坐庄”,都不叫尔钟打下手啊?每家的主人夫妇都坦然地说,她除了读书,还会什么?于是大伙儿心态平了,慢慢地,我不会做饭,成了极其自然、天经地义的事,我也乐得清闲。派给我的任务,往往是去离主人家最近的公车站,迎接迟到又是头一回来不认路的人。

      就这种任务,还闹了个笑话。一次,我们聚会,主人家顺便还请了个大家都不认识的朋友,当然还是让我去接。我说:不认得,怎么接啊?难不成让我举着姓名牌子?主人说,你就盯着男的看就行了,而且是奇丑无比的模样,好认。发现了,就别再盯着人家了,他会不好意思的。于是,我去了车站,老老实实按约的时间多等了半小时,没发现那人。看了那么多个男的,虽然都称不上“白马王子”,可是要说“奇丑无比”,那也太刻薄了呀!终于,我认为可能错过了,就回到主人家。女主人一把拖我进厨房:你接个人都不行吗?他已经自己找来了。我躲在厨房门后,偷偷查看客厅里的男宾们,只有一个不认识,真的不好看,可是算不上“奇丑无比”啊。我说:怪我吗?他不算很丑,我尽寻找那种属于“歪瓜裂枣”型的人了,就把他错过了。女主人说:那,比方说是介绍对象,让你嫁给他,那长相,你愿意?“不不不不……”我一面赶紧否定,一面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女主人说:“这不就结了?”那以后,连接人都不用我了。

      因此,姐姐的惊讶,也不为过。但是头一天的早晚饭既然通过了,于是,我开始了千里迢迢赶来花源镇、专攻买汰烧的家庭主妇日子。

      清早,我按几十年的习惯早早起床。洗漱后,把清水一杯、苹果一个收进肚里,就配好各种杂粮,淘米熬粥。传统的说法是,熬粥最好是大锅粥才好熬,能熬得粘稠。其实,一个人、两三个人的粥也能熬出大锅粥的粘稠、熬出谷物的香味儿来。还说,小火“煨”,粥米才烂。所以,大火烧开之后,姐姐立马就关成小火,慢慢“煨”着,人却走开干别的去了。回来一看,粥即使熟了,粥汤不粘稠,而且有一股子“捂”熟的、发“馊”的气味。可我是守在煤气灶前用大火充分让粥翻滚,时不时地用勺搅和几下。要过十来分钟才改成小火,还是要让粥保持翻滚状,当然还是要时不时地搅和。然后索性关火,让粥在锅里“涨”一会儿。然后再开火让粥沸腾、用小火熬、关火放置。要吃的时候,用勺舀,粥面上起了一层粥“油”,里面的小米、薏米、大西米、血糯米、红枣、枸杞、紫薯、麦片、绿豆、大米,全都熟烂。

      第一天,我正关火“涨”粥呢,姐姐起来“视察”。一看我粥锅下的火关了,大惊:“这就关火啦?熟不熟啊?”我说:“嗨,姐你就甭管了,这是‘焖烧’。”姐姐大笑,调侃我:“‘闷骚’?这词儿用在这儿啦?”我也笑:“姐,没看出来,您挺时尚啊,还知道这词儿哪?那我问你:知道‘太平公主’是什么意思吗?”姐姐很不屑:“这种问题,问舞蹈界的人士,还算问题哪!——胸脯平坦的年轻姑娘呗。我们学员班的小女孩最忌这种体型了。”忽然听见女儿在房里咯咯傻笑,我跟姐做个鬼脸,就走过去看女儿。

      女儿慵懒地蜷缩在床上,像只刚睡醒的猫咪,一面打哈欠,一面欣赏我系着围裙的样子,一面嗲嗲地说:“妈~~,苹果帮我削好了吗?鸡蛋煮好了吗?”我举起手,假装要恶狠狠地打她:“自己不会削?还不快爬起来!”但是心里一动:她有了儿子10年来,身心都没有彻底松弛过。这几天和妈妈、大姨妈生活在一起,她又回到几乎是童年的时代,是那么无忧无虑,只要撒娇、耍无赖就行了,知道长辈们会给她足够足够的爱。忽然,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隆冬,我用小棉被包着还只8个月的她、捆在后背上,走在东北冰封雪锁的黑土地里……。

      我扭过头,掩饰有点湿润的眼睛,问她:“苹果早削好啦,鸡蛋要煮几分熟?”女儿说:“适当地(日语),就行啦。”我说:“哼,你这样的,最难伺候。”转身向厨房走去,顺便又喊一声:“姐,您的蛋怎么处理啊?”刚喊完,女儿笑得不行了。姐大我一轮还多,我的地位待遇,从来都是跟她两个儿子一样。姐也笑着说:“这丫头疯了,说谁的蛋呢!”她这一应,三个人都笑翻了,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啊!

       我们滞留花源镇的那几天,有一天夜里,雷鸣电闪,大雨交加。闪电的亮光照亮了我和女儿的房间,炸雷就仿佛落在窗台上!我从小怕打雷,至今恶习未改,吓得缩在小薄被子里,假装睡着,心里盼着赶紧熬过去。忽然感觉有动静,是女儿,轻手轻脚地起来,把靠近我床边的厚窗帘拉上,挡住了闪电的刺亮,又蹑手蹑脚地躺回我身边。女儿做了母亲以后,不但保护儿子,还加紧了保护母亲。无数次地提醒我:“妈,怎么不拉上手提包的拉锁啊?”、“妈,出来时再检查一遍带没带身份证!到了机场再想起来,就来不及啦。”、在公车上:“妈,别老把着门边的扶手,开门时,小心打着你的手!”……我常常调侃她:“现在就这么能唠叨,八十岁那年该如何是好啊!”女儿说:“不说你自己多让人操心!”其实,我常常暗地感慨:现在已经有点“搞不清楚”谁是母亲了。

      我们每天中午造访花源镇的“顶尖”饭店。什么藿香鲫鱼、白豆花火锅、大蒜鲢鱼汤等等,都清点了一遍。我呀,辣得够呛,不过,味道确实好极了!姐姐看着我们母女两个的好食欲,看呆了!女儿是大呼:好吃、便宜!便宜、好吃!相机还不停地把菜肴拍下来,准备回去向女婿、儿子展示。的确,这个小镇几十元就解决了三个人的大餐,到上海,就要三百元了。味道还不见得正宗。

      几天一晃而过,我连成都市区都没去过,只是在小区的绿地陪姐姐散步。没去过四川的名山大川,就没浏览过四川的湖光山色。归来后,不少朋友为我可惜:这叫旅游吗?我微笑,回想起那几天平平淡淡的家常日子,回味着“母亲”一样的姐姐、甚至“母亲”一样的女儿、和我自己读书几十年来很少有过的、带着温馨心情操持买汰烧的母亲形象……我心已醉!

      归来后,向远在花源镇的姐姐保平安,姐姐急切地说:“知道吗?打雷的那天夜里,我们小区的电机房被雷劈了!那电机房就在你呆着的厨房墙外不远啊!……”我听出姐姐心里为我的的惊恐和为我的侥幸,心里热热的。姐又说:“这次来玩,开心吗?尽让你做饭了。”我说:“开心啊,没有湖光山色的旅游也让我心醉!”

      51日就回沪了,特意拖到今天写出这篇日志,并在今天发表它,是为了纪念这次没有湖光山色的旅游、让我陶醉在亲情中的旅游。也是为了纪念:姐姐、我、女儿,三个母亲都开心的那几天日子。

       女性朋友们,祝母亲节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