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开开心心过好当下每一天

 
 
 

日志

 
 

任何情意都需要“经营”  

2010-06-10 12:18: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族成员最兴旺时,是7个人。老爸在上海,大哥在台湾,三姐在北京,四哥在武汉,六哥在香港,七哥在新疆,我(九妹)在黑龙江。整个儿一幅北斗七星图!

家里以老爸为首的每个人,干工作的、搞事业的、钻学业的,人人忙个不亦乐乎,天各一方,聚少散多。回沪,叫作探亲,就是探望父亲。兄弟姐妹,没有一个能做到“常回家看看”。老爸很刚毅,从来没有开口对任何一个子女说:“我想你啦,回家来看看爸爸!”我想,那么说,老爸自己都会觉得肉麻;恐怕我们听了也会诚惶诚恐。手足间相互走访,就更难了。特别是当演员的三姐、四哥,指不定在哪儿有演出任务呢,怎么去看望?这种状态,使得我们兄弟姐妹每个人,把去机场、火车站看成了家常便饭,习惯了“悲欢离合”的演绎,家庭观念也就都很淡漠。

可奇怪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是性情中人!我们分别都有自己的挚友与朋友圈子。朋友们给的评价都还不低,倒不是什么“品德”、“才华”,而是“重感情”、“够朋友”。我想,这是因为我们比其他亲密家庭的孩子更加渴望亲情,在家的氛围让我们不好意思说出来,但是在同学、荒友之间,反而尽情释放。

我们兄弟姐妹彼此间很少作什么评价,倒是有一个比较一致的看法:虽然我们大家家庭观念都很差,但是其中最差的是四哥。因为四哥探亲最少,家信最少。即使见了面,也比较木讷,不善沟通。

老爸给出的总概括是:“记不得他上次是哪年回来上海的”、“记不得他上封信是什么时候来的”。而且:“要么音讯全无,要么忽然来一封信,洋洋洒洒数千言,看都累人!为什么不能少写点、经常写?”其他哥哥姐姐也颇有同感。

我没有四哥给我写过信的记忆,更谈不上他专程来看我。但是,我一直认为:四哥也多情。

好像是我初中一年级那年,四哥回家探望父亲。那时他还是个未婚的舞蹈演员,五官端正、身材很好。我感觉他并不木讷呀:跟我在一起时,既会搞笑,又会讲鬼的故事!我记得他讲了一个“白鬼”的故事,吓得我哪儿都不敢呆:家里四面都是白色的墙呀!

若是上街买东西,必让我陪他去,因为他一句上海话也不会说。走在路上,必然勾着我的肩膀。三姐早就在北京工作了,家里一直就是我一个女孩,跟威严的老爸、淘气的六哥、七哥相处,从来羞于亲昵表示。所以,四哥这种“毫不见外”的肢体语言,让我很不自在。四哥会大笑:“啊?!小妹连跟哥哥我搂个肩膀都害羞哪,以后长大了怎么谈恋爱呀?”我更急了,扭头就要回家去,四哥会告饶:“好啦好啦,惹不起你,牵着手总行吧?”虽然134岁了,可能因为是先天弱的关系吧,长得矮小瘦弱,像个“麻杆儿”,四哥牵着我,就跟牵个小孩儿似的,本来没有什么的嘛,可是我还是会别扭。

四哥探亲假满了,要回武汉去。走的前一天,我又陪他出门采购。走出院子的铁门,是一条长长的弄堂通向街上。四哥忽然说:“小妹,哥哥背着你走出弄堂,好吗?”我一惊:“啊?!不好不好!”四哥温柔地说:“小妹,哥哥下一次不知哪年才能回来了,那时你一定是个大姑娘了,哥哥就不能背你了。这是唯一的、也是最后一次。”说完,四哥有点伤感地看着我。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很酸,眼圈儿都红了。四哥就蹲下身子,我就伏到他结实的后背上。那时,我觉得平日常走的这条弄堂,好像很长,又好像很短。但有一点很明确:感觉跟天天走过时不一样,很……悲哀。四哥背着我,一面走一面嘱咐的话,直到今天我都记得:“小妹,记住哥哥就背过你这一回,永远也不要忘记,记住了!”我哽咽了:“嗯。”但是心里很坚定地回答他:“我不会忘记的!”这是我和四哥的约定,至今没说出来过。

临行与家人告别,四哥木讷起来,不知该说什么,笑得也很不自然。家人都以为他家庭观念淡薄,一定是觉得没啥可说的,可又不得不说点告别词儿,他正在为难。但是,我感觉我有点明白他了:他也懂依依不舍,心里很难过,但是当众表达,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那以后,四哥没有回来过。我高中毕业后去黑龙江,然后是学业路上“过五关斩六将”,辗转国内国外。当时,长途电话是奢侈,手机、电脑是天方夜谭,跟四哥几乎没有了联系。后来,父亲、大哥走了,除了我,姐姐哥哥都是花甲老人了,渐渐地大家都有了“小资产阶级情调”,开始眷恋亲人,加紧了相互的联系。到了方便的年代了呀,手机、电话、电脑都有,想要联系,随时都行。还不满足,想要聚会。

我们“家族史”上最隆重的一次,也是破天荒的一次聚会,在上海举行了。在“筹办”阶段,煽乎得最厉害的是七哥,三姐是积极响应,落实具体事务的是我。这也合乎情理:我是幺妹子,从小听吆喝惯了;再加上,我在其中是“年轻人”!我不干,难道我坐着,让哥哥姐姐干?!

那时兄弟姐妹5人中有两个“老大难”:四哥和六哥。七哥跟六哥一起淘气长大,他积极地与香港联系,但是六哥事业忙,实在是走不开。得,这就缺了一位。三姐和七哥,对四哥会不会来参加信心不足。于是,我挺身而出:“我来请!他不来,我上武汉去拖,也把他拖来!”

拨响了不常打的长途,心里琢磨着怎么给他讲必须来上海聚会的道理:三姐现在是老大,本该我们大家奔北京去的,就是怕四哥找到“路太远”的理由,才决定都到上海来聚的。正琢磨呢,四哥说“喂!”,脑海里随之浮现出他背着我走过长长的弄堂的画面。那时我年少,却羞涩矜持,可现在,心里涌上来的是亲切感。

于是,我很自然而然地嗲嗲地说:“哥哎,是我呀!~~~”还拖了个尾音。

四哥哈哈大笑:“哦,是小妹呀!看我妹妹还是这么‘旺’!怎么样,你好吗?”——“旺”这个词儿,也是我和四哥之间才用,它表示:身体好、精神好、方方面面都好,咱兄妹俩也要好的意思。              

我说:“哥哎,我要您办一件事,您不答应,我就一点儿都不‘旺’了……”接着,我向他说明了可怜的、残缺的“全家福”要在上海举行的计划。

四哥犹豫着说:“……是吗?”

我更加“哀而动人”了:“哥哎,我可是在三姐和七哥面前拍了胸脯的,说您一定会给我面子,一请就来的。您可不许让我没面子哦,您要是不来,我……我去跳黄浦江!”

四哥笑着说:“你也别跳了,水怪凉的,一点儿也不‘旺’。我去就是了。”

我大喜:成了!

四哥又小心地问:“你在张罗啊?挺麻烦的吧?”

我赶紧说:“不麻烦、不麻烦,很‘旺’的。姐姐、姐夫就住我家,您和嫂子就住七哥家。”电话那边忽然没有声音了。

我刚要说“喂”,四哥更小心地问:“可以让三姐他们住你七哥那儿,我和你嫂子住你那儿,行吗?”啊呀,这是抬举我呢:四哥还是感觉跟我一起随便些。可是我怎么跟七哥说呢?难道一次欢聚,竟然说四哥是有“选择性”的?!这会让近年来变得十分温情的七哥很难过。再说,忽然不让跟我最亲的姐姐住我家,这怎么解释呀?几秒钟之内,我想到了挺好的理由:那时七哥家离市中心远一些,要逛上海的话,就不方便了。

于是,我说:“哥哎,您要是不怕人多,您也住我家,不就行了吗?等于是三家人住在一起。有活动时,就让七哥七嫂赶过来集合就是了。”四哥欣然允诺:“定下了日期,通知我,我一定去。”

后来是姐姐、姐夫住了我们的房间,另一间住上四哥四嫂,我们夫妇在客厅打地铺。世上所有家庭都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可能是别人家每个周末都会做的事,我们终于异常兴奋地做了:餐馆轮流请客、观光上海、拍“全家福照片”、闲坐聊家常……。这些都是寻常事,可是在我们家族里是破天荒第一次,连爸妈在世时,都没办成过。我感觉好幸福,简直太“旺”了!为了感激四哥能够“给面子”来沪,一群人出门时,我主动挽着四哥的胳膊。

那是我们兄弟姐妹之间最辉煌的一次聚会,当时也说了还要组织下次。不过,至今还没有。期间,香港的六哥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因为“陌生”,我有20多年,没有见过他。再见他时,是去香港奔丧:他已安睡在棺木里……。姐夫,他总是和姐姐一心,尽心尽力地关照我。我结婚前,姐姐太忙了,走不开。是姐夫正好南下出差,然后特意拐道来上海,“视察”我的结婚对象。姐夫也走了……。

现在,我和七哥都在上海,我们可以常见面,但是家族的“氛围”多少还是残留着:我们不会像别人家兄弟姐妹那么“粘糊”。要见面,也是客客气气打电话问清楚有没有时间,也几乎不留下过夜,多晚都会回自己家。不是嫌弃什么,而是别给“人家”添麻烦。……

生活在这样的家族里,总是很羡慕别人家的温馨、亲密。我们家的人,心里也有,可就是放不开。活过了半个世纪以后,我明白了,爱情、友情、亲情,都需要精心“经营”。任何感情都像花儿,需要精心施肥、浇水,需要人为的“操作”与呵护。不要吝啬“很想念你”、“我们见个面吧”这些话。尤其,亲情是血缘相连的,因此人们往往以为无论怎么折腾,都依然还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其实不然,任何感情都需要“回报”。只不过,付出真情的人,要的“回报”,不是钱财、“好处”,要的是你的心意:小小的、一点点心意,哪怕只是“多看了你一眼”,但是一定要用心、用行动、用语言去回报所有收到的情意。

这些话,早就想对家人、对朋友说,尤其是现在,他们和我都已高龄,更要明白这一点。趁着还健康,多联糸、多见面吧!以免落花流水人去也,落一个空悲切!前些日子看了一位网友的国画——《钟馗嫁妹》,心里一酸,脑海里出现了小时候家门口那条弄堂,一个正当青春的哥哥,背着年少的妹妹,向前走啊走……

于是,有了今天这篇日志。还应该安排一下:去武汉看看四哥。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