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开开心心过好当下每一天

 
 
 

日志

 
 

给好友讲故事:“对牛弹琴”  

2010-05-05 14:30: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兵团战友,远在沈阳。现在成了网友,看了我的《乌鸦“反哺”的故事》,在语音通话中告诉我:她笑得不行了。其实,我不擅长讲笑话,只会说真实的故事。为感谢战友兼网友的笑,我特意为她写下这件真实而有点好笑(?)的故事,但愿她还能笑得开心!毛毛,你可要看好了:

        在六师青龙山团时,我曾经“领导”过一个畜牧班。听上去是个“班”,但是我们养着奶牛、种公牛、使役牛、肉猪、羊、安哥拉长毛兔等,就是个小“畜牧场”啊。原来的正式班长是一个当地农场老职工,相当有经验。因为和连长互相闹意气,他撂挑子不干了,连长也大吼:“有什么了不起的?!缺了你地球就不转啦?我找个丫头片子来管,都比你强!”连长一赌气,真的没去求那老职工,找了个“丫头片子”来假装顶替他,“领”着饲养员们一起干活。当时那个“丫头片子”,就是我。连长答应我:“你给我顶着!3天之内我一定找好班长人选。饲养员们都有经验,没事儿,只要别死牲口就行!”

        虽然只有3天,可是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怎么得了啊!我连烧香拜佛的心都有。我想,最值钱的应该是唯一的一头荷兰种公牛,我要把它看好了,每天喂它、放它的活儿就交给我了,其他饲养员也认为我最适合干这个,因为畜牧班的工作我一样都不懂。

        开头两天 ,我牵着它穿过连队住地后面的白桦林,走进水草都很丰泽的一大片草甸子。把它放开了,让它自由自在地吃草,我就找块干点的露土的地方躺下,望着蓝天。周围没有一个人,静悄悄的,我会想起《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寂寞、无聊、更多的是烦忧。我就会嘟嘟囔囔地对着它“弹琴”:“唉,我告诉你,你可得好好活着啊!每天吃饱喝足地养着你,又不让你干活,你可别生事儿啊,你要捣乱,看我不宰了你!”一想,不对,赶紧纠正:“放心吧,不会宰了你。你死了,这可怎么得了啊!起码,起码你要坚持到新班长来呀,他会对你特别好的!我也想对你好,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呀?反正,反正你就是不能死,还要长得膘肥肉壮的!……”

        连长心里有数,当然知道一个刚干了不到两年农工的“丫头片子”,怎么可能干得比当地老职工还强!不出事,就是万幸了。所以,第三天,新班长走马上任,在畜牧班熟悉情况,并且还是派我去放这头荷兰牛。千斤重担卸下来了,我喜气洋洋地牵着它去草甸子,好像去赶集那么开心。到了地方,把它一放,照例要跟它谈谈:“这下好啦!明天我就彻底交差了,你还行吧,算是争了口气,没出什么事。”那牛不知怎么打了个响鼻,还摇了摇头!咦?你这家伙,我放了你两天,你还不领情啊?它扭过头去吃草,那意思像是:我烦着呢,别理我!

        到底还是没心没肺的性格作怪:望着蓝天、白云,远远的白桦树林子,更远处团部方向升起的轻烟,想起了“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脑海里浮现出,戴着宽边草帽、吹着笛子,横坐在牛背上的牧童。忽然一个淘气的念头涌上心头:今天是最后一天跟它打交道的机会了,何不骑上去玩玩?在畜牧班干了三天,没啥大收获,至少还能说骑过一回牛啊。好主意!可是,我怎么爬到牛背上啊?它正经身躯不矮,我又是小矮个儿,牛身上光溜溜的,没个抓手处,怎么爬上去啊?……有了!这片草甸子附近就是一片杂毛林子,我拉着缠在牛犄角上的缰绳,把这头荷兰牛牵到杂毛林子边,缰绳就拴在了一棵小树上。小树边上就有一个被砍伐过的树桩。

       我站上那个树桩,估摸一下,这回我只要一手扶着小树,一条腿跨上去,另一只手撑一下牛背,就能骑上去了。我很亲切地对那荷兰牛说:“你要听话哦,不许乱动!放心吧,我只骑一小会儿就下来。”它好像没有什么抗拒的意思,于是,我顺顺当当地骑上了牛背。它很肥壮,骑在它背上很舒服。我望望周围,当然是“今晨无人喝彩”,感觉美中不足。得意了一会儿,忽然想:在这儿站着不动,算什么本事!趁它现在这么老实,可以骑着它走一走呀。我伸手拽开了系在小树上的活扣,抖动了一下缰绳,示意它走动走动。开头一两秒钟,它纹丝不动。我刚要着急,它忽然慢慢抬起左后腿,后退了一步,然后不知哪条腿也后退了一步。哈!这牛真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它怎么老往后退,不往前走啊?就在那一瞬间,它抬起了左前腿,牛身子微微一扭,我就从牛背上掉下来,正好我的右肋摔在了刚才踩过的树桩上!只觉得眼前发黑,直冒金星,疼得完全站不起来。

        等我好不容易地把它牵回畜牧班,新任班长看我用左手护着右肋,皱着眉头,一副“西子捧心”的痛苦样子,他吃了一惊:“怎么啦?它尥蹶子了?踢到你了?”我咧了咧嘴,实在笑不出来:“它没踢我,是我骑到它背上去了。”大伙儿说:“连长还说小胡是‘丫头片子’呢,这不挺能耐的吗!”我垂头丧气地补充:“它扭了一下,就把我摔下来了……”哈哈哈哈,一阵同情的笑声。我也傻乎乎地跟着大伙儿一块儿笑。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