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开开心心过好当下每一天

 
 
 

日志

 
 

我的荒友,我的乡愁!  

2010-05-13 13:2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网友的博客里看到一句话,感动了很多日子,我会永远不忘记这句话。德国浪漫派诗人、哲学家诺瓦利斯说:“哲学就是一种怀着乡愁寻找家园的冲动”。

从年轻时候起,就莫名其妙地讨厌政治、哲学等等“干巴巴的说教”。而且,我出于本能地觉得:哲学与诗歌,是相互间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两个“极地”。其实我至今不懂什么是“政治”、“哲学”,本没有资格拿着感想发“议论”。不过,若是“哲学就是一种怀着乡愁寻找家园的冲动”,那我就对哲学有了好印象!诺瓦利斯这位哲学家,多亏了他又是个浪漫派诗人(难为他是怎么兼成这两大“家”的?),竟给哲学一个如此浪漫的“诠释”!要是早点听到这句话,兴许会引发我学习哲学的兴趣呢。

从语言结构上看,这是个判断句。做个文字游戏:如果去掉一点定语,那么“哲学就是一种冲动”。哈哈,很好玩吧!我最不缺乏的就是“冲动”,这么看来,我应该是可以尝试接触一下哲学的。不过,这种寻找家园的冲动,来源于“乡愁”,这倒叫我真的犯愁了。

把“四川”当做籍贯,填写了大半辈子。可我几十年来没有去过“天府之国”,跟它一点关系都没有。直到最近几年,才为学校公事去过一次重庆、为庆贺姐姐买了新房去过成都一次。我无法对四川有很亲近的故乡的感觉。

出国时,知道“籍贯这东西不科学”,非让填出生地不可。我的确出生在北京,四岁左右离开它到了上海。除了偶尔去北京看望姐姐一家,一直远离北京。哦,后来为了读学位,在北京滞留三年。但是,那三年的苦苦熬煎再加上骨折一次,让我不堪回首。现在,若不是姐姐在北京,我没有什么要去北京的冲动。

在上海过了好多好多年,那期间,母亲卧病在床并去世。经历了惊天动地的文革,父亲在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改造,七哥去了兰州军区水泥厂工作、六哥没有工作,我一个人住校,靠姐姐给我生活费过日子。所以,对上海,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眷恋。

总之,我心里只有“居所”,好像没有何日归“乡”洗客袍的惆怅。

自愿下乡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个家庭背景极差、不起眼的“小兵”,却转战了兵团各地:我先后在农四师、农六师、兵团总部独立营干活儿,又加住在农场却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77届)大学生,一共将近14年之久。我人生的重大事件,美好的青春年华、结婚生子、进大学等,全都发生在那片黑土地上。它在我心上打下了烙印,永远无法抹去,我也绝不想抹去。

那片严峻的黑土地、那白桦林、那草甸子、伐木、打井、修路架桥、住帐篷、放火烧荒、盖土坯房、养牲口、修水利、看场院、托儿所,……我的激情都交给了兵团,收获一段弯弯曲曲的坎坷历程。我一想到那天、那地、那人、那点事儿,心里酸甜苦辣咸,打翻了五味瓶。若是用“人之常情”来比喻,就好比热恋过一个人,他却对我十分冷淡。分手后,有过委屈,但无论如何恨不起来,只要想起,就是眷恋。也许现在的人不相信我会眷恋那个地方和那里的人,可是,那片黑土地才是我有实际意义的故乡,是我总想着何时回去看看的地方;是引发我的乡愁的故乡!

故乡地肥水美固然好,纵使贫瘠也无妨!之所以成为故乡,除了地方,更要紧的是:在那个地方发生了许多事,在那个地方结交了同甘共苦的荒友。乡愁的焦点在荒友。荒友们聚集在一处,就会把故乡带到现场,心中的乡愁一扫光!

自从我决定要去大连、沈阳看望荒友,网上的联系就不断,QQ上的几方同时的语音对话就热闹非凡。我带着耳麦听她们商议这次“盛举”:她们如何从沈阳、鞍山先到大连会合,然后如何一起去大连机场接我,应该怎样安排住所、交通、活动内容,然后再和我一起去沈阳,沈阳的一切又如何安排……等等、等等。

我都插不上嘴,可心里热热的。其实,她们每个人都比我至少要小四、五岁,还有小十来岁的。她们争先恐后地提自己的方案,听上去,就像当年在农场知青宿舍里一样,大说、大笑、大嚷。最后丢给我一个任务:“下了飞机,办完手续,不要动,等着就行了。一定会接到你!”

是啊。到了大连机场,我只要等着就是了。听上去,像是前些日子刚分手的朋友。她们之间如何,我没来得及细问。可是,我和她们每一个人,都是自打离开兵团独立营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是30多年啊……机场重逢,当年的你、我、她,互相还能辨认出来吗?我想,能。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我们各自脑海里储存着的对方青春年少的身影,就会快速演化成如今的形象。不会忘,不会忘,你们是我的乡愁,是我心中故乡的显像。

我也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出发。我来了!

 

(本来是想写一个“通知”,告知网上各位博友,我要离开几天而已。结果由于这几天太过兴奋,一个“通知”,又写得如此冗长。而且,还是没搞明白什么是哲学,看来我真是“化外之顽徒”、“朽木不可雕也”。)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