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开开心心过好当下每一天

 
 
 

日志

 
 

《人生杂感》之一:做学生的苦  

2010-03-28 14:5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真宗赵恒用白话文作了一篇《劝学文》: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黍;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他的目的是劝勉男儿努力读书,“学而优则仕”,通过仕途出人头地,那就会实现自己的梦想,至少物质层面上的要求,比如粮食、房子、车子,简言之用票子可换取的东西,全都能得到满足。甚至连美人老婆也不愁娶不到。他向人明示了一条如何实现梦想的途径——读书。

没想到,当时已经是有家庭的年轻妇女的我,无意中按照真宗皇帝的“御示”,在各个高等学府里寒窗苦读了那么多年!可是我并非怀着什么梦想去读书的。我这人胸无大志,既不想当官,也不想发财。往往由于一个极其简单的理由,只要能感动我,我就可能实实在在去做。我苦苦读书只有两个简单而明确的理由。一是想让老爸开心:解他老人家学术上“后继无人”之忧;二是生活天天相同,无趣无聊,拿着读书、求学位来解闷儿。理由就这么简单,真实的东西往往很简单,信不信由你。

但是,赵皇帝没有说读书有多苦。这篇日志里,我想叹一叹做学生的苦,苦啊!也许有人冷笑:我们想读书没有机会,你读够了,跑来发这种气人的牢骚!可是,我还是想说,真的很苦,一点都不好玩!

第一、在时间上,实在是太长了。因为是转换读了三个不同专业,还要拿学位,所以从大一算起正好14年。大概赵皇帝也只要求“十年寒窗”,可我熬了14年,所以我把自己的“读书时代”称之为“14年铁窗”,我心里常常抱着“要把牢底坐穿”的决心,还要保持带发修行的“死水”心境,才能坚持下来。苦啊!

第二、学生生活,其实基本上也是天天都一样。宿舍——食堂——教室——食堂——教室或者图书馆——食堂——教室或者图书馆——宿舍,是我每天周而复始的循环。这种模式延续多年,慢慢变成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习惯。老爸的期待压着我,名目繁多的考试等着我,不这样努力,还能怎么样呢?那时我的眼睛总是很专注的样子,而且一脸的“深沉”。记得有一次在财大食堂的饭桌上,听一个男生说一件搞笑的事,我因为很少听过、又加之实在可乐,我竟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快下来。一桌子同学傻傻地看着我,那个男生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讶:“你还会笑啊?”

第三、应当承认中文系的一、二年级,我觉得看书很开心。文革中“荒芜”了那么久的心境,后来有了中外文学艺术作品的滋润,活泛了许多。但是从三年级开始,为了自己作出的“继承父业”的承诺,我首先要备考。西方经济理论基础、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理论还好对付,什么微积分、概率论,害得我不浅。我完全没有数学细胞,要“自学应考”,有问题只能向其他专业的同学请教。挤进了我其实很不喜欢的经济学领域的大门之后,更证实了,没有一门科目是我有兴趣的。可是,我至少不能学得很差呀,我不想让老爸叹气。记得在日本一桥大学做研修生时,要考马克思的《资本论》。我真懊恼在国内时为什么没有好好看一看,现在只能看日文版,书又厚又重,真的像块大砖头!我甚至理发店做头发的时候,手上都捧着这“砖头”。那理发师都忍不住问我:“你喜欢看《资本论》?……”我说:“因为要考试。”他看一眼《资本论》,又看看我的脸:实在是不般配!他的脸上流露出无限的同情。

第四、许多人都说读书有无限的乐趣。可是我想提醒一下:你那是高兴看什么书就看什么,想看时拿起,倦怠了就放下。说不定还品着香茗、喝着咖啡,不紧不慢地看。因为感兴趣,因为是为自己搜寻知识,所以“开卷有益”。我的读书,严格意义上说,是“上学”。那是按规定来的,考试时间、及格线、学分高低、科目数量当然都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当时还不能自由选择自己崇拜的老师。那是在“工作”、“操作”,必须按照别人的意志,做好每一件事。苦啊!

这倒也罢了,别看我抱怨,我还一贯都是循规蹈矩的学生,下功夫完成这些任务就是了。苦恼的是,并非下了功夫,就会有理想的成绩。

我总记得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谈过学问的境界,第一境界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对我来说就是,茫然四顾,门门科目招我烦,勉为其难地要做,不知如何下手。是一种孤独而痛苦的境界。虽说也抱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决心去坚持了,可是,也说不定就永远地迷失在这里。苦啊!

第二境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是说“终不悔”来着,可是没有人向你担保一定学业有成,很可能你遇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无法理解,更谈不上有自己的真知灼见。但我已经答应了老爸,也考进来了,就无法后退,而且还要学得不差。有时会想,我本来可以徜徉在诗词歌赋、小说剧本之中的,现在学得人已憔悴,却……,令我如此的无奈!苦啊!

第三境界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理解那是一种顿悟的境界:你终于学“明白”了,有了自己比较成熟的感受。我承认,在“琢磨”经济学的过程中,一直到结束,我从未顿悟过。不过,我完成了任务,该拿的证书我拿到了,当时完全没有欣喜若狂的感觉,只感觉如释重负。这些“本本”现在放在我的书橱里,从未想过要再拿出来看一看。因为看到它们,我只有一种感觉:苦啊!

 

总之,“上学”14年,我接触了不少东西,拿到了“本本”。可是身体消耗很大,人虽不美,但是“骨感”名符其实:曾经只有39公斤体重。最最要命的是,我学得一点儿也不快活,像在“炼狱”里过了一遍。老爸过世后,我彻底放弃了经济学,仅仅在“教师”这一点上做到了子承父业。

但是,14年的训练,我有收获:

1、做任何事,过程可能是最苦的,一定要“熬”过那个过程;

2、面对广袤神奇的世界,没法骄傲。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