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开开心心过好当下每一天

 
 
 

日志

 
 

回顾我的“运动生涯”  

2009-10-13 09:0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顾我的“运动生涯”

 

也许是早产儿的缘故吧,我从小瘦弱,天生没有体育细胞,总是对运动敬而远之。可是,总是误打误撞地跟运动发生点“牵连”。

记得小学的体育课有一个考查项目:爬杆。我已是5年级的少年了,抬头看看操场上竖着的高杆就眼晕。同学们大多能用双手紧握杆子,两腿缠着杆子,像个小猴子似的爬上去。到了及格的高度,体育老师都叫停了,他们中间有几个还能继续往上爬,有两个爬到了杆顶。我望着他们,手心都出汗了,紧紧地闭上眼睛。在同学们的笑声中我睁开眼,那两个同学正得意洋洋地向我们挥手,并且顺着杆子“哧溜——”地迅速下滑,落到地上站稳。我心里是又羡慕、又害怕。

终于轮到我了,我硬着头皮走到杆子旁边。我想体育老师一定看清了我眼睛里的惊恐与羞愧,他注意地看了一下我细得像麻杆儿似的胳膊和褪,想让我放松:“没关系,别怕,差不多快到及格的高度,你就下来好了。”可我胳膊和腿都软软的,没有力气,又加上发抖,身体附着在杆子上大约只有几秒钟,两脚离地也就两尺来高,就滑下来了,还没站稳,差点摔倒。同学们发出同情的哄笑声。高高大大的体育老师叹了口气,扔掉记录大家成绩的本夹子,望着我说:“算了,你别再来补考了,我也训练不了你,你过来!”我怯怯地向他走了一步,他大步过来,两手支在我的腋下把我高高举起,贴近了杆子,一面大叫:“你抓住杆子,爬两下!动一动啊!我在下面接着你,别怕!”我真的在杆子上挣扎着“爬”了两下,就死死抓住杆子一动不动了。体育老师一定比我还紧张:“算你及格了,下来吧!手别抓那么紧,就能滑下来!”我是很听话的孩子,按照指示做了,混了个及格。每个同学都清楚:没有老师帮忙放我一马,我是永远不会及格的。可是除了体育之外,其他功课门门5分,开了这么一盏“红灯”,连同学们都替我委屈,所以大家还为我的“及格”鼓了掌。

进了初中,身体好一些,显得活泼好动了,居然被体育老师选中,前后参加过两种课外体育兴趣小组。一是体操队,还正儿巴经的练的是当时的3级运动员的动作。练平横木动作时,倒是没害怕,可是一上去,走两步就掉下来,跌在体操垫子上。就是在那时候听教练老师说我“小脑不发达”,所以掌握不好平衡。到现在我也没搞懂是真还是假!反正没说我大脑有问题,还是比较能接受。在吊环上练习270°转体后侧身摆荡时,一失手掉了下来,还好摆荡的高度已经接近地面,脸朝下“扣”在体操垫子上,贴了个大饼子,门牙摔活动了,顺着嘴唇往外流血……。当然,就不再练下去了。

后来还进入过击剑兴趣小组,那完全是练剑的小王老师让我去的,我呢,也就是好玩儿。爸爸说:“别人家的孩子是文武双全,我们家是『舞』、『武』双全(一哥一姐都是舞蹈演员,加之我开始“练剑”),等什么时候脸上留一道剑痕,看你怎么办!”那时,每次活动都是练“前腿弓,后腿绷”的基本姿势,离着可能脸上留剑痕的水平,还有十万八千里远呢,可是一听说练久了,右腿的大腿部会变粗,而左腿则是小腿部会变粗。这样一来,穿裙子时会很不雅观。不管此言是真是假,赶紧撒手不干了。

在高中,完全是自己大嘴巴惹的“祸”。在冬天的一次体育课上测试100米时,当时的体育老师施能枫兼着普陀区业余体校的教练,他在终点掐表。见我跑得还不慢,就随口说:“可以呀,跑得不慢。”我一边喘气,一边信口开河:“嗨,我穿着棉袄跑的,要是穿运动服跑,还要快!”施老师笑笑,没说什么,可后来他吸收我加入了普陀区业余体校去搞短跑!因为我个子矮小,穿35码的鞋都宽松,还特意为我定做了一双钉鞋呢!唉,没有体育细胞是骗不了人的:练来练去总是不出成绩。让施老师最头疼的是,我没有运动员应有的竞争意识,自己也从来没有要跑第一名的体育梦。

可是,既然混进了运动员队伍,在学校开运动会时,自然就必须为本班级卖力。大概是为了培养青年的革命精神,学校自设了一个项目是400米负重“军事训练”赛跑,其实也就是背着背包赛跑。为每个参赛的运动员准备了一个捆扎得很像部队格式的棉被背包,咱班的不知哪个捣蛋鬼,为了“像模像样”,还往我的背包上插了一双解放鞋。我只是信号枪响时,反应和瞬间爆发力尚可,要说耐力,那是一点儿没有,何况还背着一床棉被!到了终点,累倒下了,观战助跑的同学也就顺手把我抬到卫生所去了。当然,很自觉的自动退出了业余体校。

我是77年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那时女儿都快四岁了。脑子里早已没有了体育课的概念!但是当时读的是哈尔滨师大,地处东北,所以体育课有一个测试项目:滑冰。对于生长在东北的学生,那是小菜一碟,而且简直就是展示自己滑冰技艺的好机会啊!可是对于南方长大的我,这无疑是“赶着鸭子上架”嘛,而且发给我们练习用的并不是有四个轮子的“旱冰”鞋,乖乖,那是正宗的冰刀鞋啊!我连怎么穿都不会。

挑了极冷的一天,校工们把一大块平整地用水龙浇上水,过不了多久就结上了冰,这样反复几次,再经过一夜,第二天就形成了大滑冰场。既能供滑冰爱好者驰骋,也能让初学者练习。在夜自习的时候,有的同学学腻歪了,就拎着冰刀出去了,不久会听到从滑冰场上传来的笑声。这时能让我羡慕死,也让我愁死:我怎么办呢?班上的几个东北男生表示可以教我,说是太容易学了(?!)。

记得第一次穿冰刀鞋,同学在边上教我怎么把带子系紧而且脚还不感觉别扭。据说,初学者第一次穿上冰刀鞋,有的人根本站不起来。因为冰刀的刃非常窄,不滑行光是站立,很不容易保持平衡,搞不好就会扭伤脚踝。我想起初中体操老师说我“小脑不发达”,心里紧张极了。可是总要过这一关呀,害怕有什么用呢!一左一右两个男生搀着我的手,我沉住气往起站,咦?我竟站住了!他们说:“好,好,能站起来就好!”于是乎,拉着我在冰场上练习如何把步子滑出去,如何协调好左右两腿的交替滑行等等。很快地,他们一左一右拉着我的手的话,我已经滑起来了,心里也不害怕。可是他们一撒手,我就滑不好,老摔跤。他们说:“嗨,初学都这样,多摔几次,慢慢就会了。”练了不少次,终于一个人也能滑一段了。可是这离测试及格还差得远呢:要求起码绕冰场一圈,大约400米左右吧,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测试那天,我紧张得没法滑出去,两个男生说,我们先把她带出去!于是乎,还是一左一右两个男生带着我滑,这我已习惯了,所以很放松,两腿很协调,心里甚至想:这像是三人滑冰表演啊。他俩带着我滑了半圈左右,冰刀掠过冰面,身体想在“自由飞翔”,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了!就在我得意忘形的时候,在测试老师的示意下,一个男生悄悄地、轻轻地松开了手,接着另一个男生也如法炮制……。我正处在高度兴奋中,完全没顾上他俩,只顾享受这种美好的感觉了,所以双腿交替依然自如,眼看后半圈快要完成了,有同学说:“挺好的,加油哇,快成了!”我一惊,才注意到是我自己一个人在滑!立刻慌神,两腿一软摔在冰上……。体育老师很给面子,说是“上海姑娘”短期内学成这样,就可以啦,及格!

在硕士、博士课程期间,没有了体育课的“干扰”,可是只要遇上与运动有关的事,我就会出洋相!去日本留学期间,经人介绍,认识了松尾夫妇。这是一对恩爱的老夫妇,当时已是退休在家,松尾先生原是公司职员;松尾太太原是中学国语教师。介绍人的目的是让松尾太太多指点我的日本语,反过来,因为儿女都在其他城市工作,我能常去看看他们,也让他们不至于太寂寞。两位老人很快将我视为家人,跟邻里假装一本正经地说:“没见过吧?这是我们的大女儿,一直在东京读书、工作,回来探亲了!”还给我起了个名字:松尾夏子(因为我是六月份生日)。他们两次带我去岐阜县的高山滑雪场,试图教会我滑雪,都惨遭失败。

那年我45岁,年龄的确是个问题,但更主要的是连年读书、被毕业论文追着,运动神经完全萎缩了吧?笨手笨脚的,两腿就是不听使唤。松尾先生和真的回来探亲的女儿,两人一起对我进行“单兵训练”,累得都出汗了,可是我还是“朽木不可雕也”,完全不得要领。我望着为初学者设置的滑道,其实那已经是坡度舒缓的了,可我还是觉得那么高、那么陡……。我忽然想起老爸,他要是知道我不好好读学位却在学滑雪,一定会说:“要是摔断了腿,看你怎么办!”我垂头丧气了。松尾先生大笑,拍拍我的肩膀:“你是读书的料!”我懂,也就是说:不是搞体育的料!

整个滑雪场,人家都是乘着缆车上去,然后从坡道滑雪下来,我们三个人,因为我对滑雪运动宣告投降,我们是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下来的,那是滑雪场里的“奇观”。松尾先生很认真地说:“在我记忆中,好像真想不起来有人是从雪道上走下来的。那我们三人算是开创先例了!”然后又拍拍我的肩膀:“这种是游戏,书读得好才是真的,那一桥大学是人人都能上的吗?!”面对他的安慰,我真是无言以对。

现在是花甲老人啦,可是童心未泯。因为6岁的小外孙在练空手道,还通过了“橙带加一杠”,我忽然懊恼:“唉,我要是早先学过跆拳道就好啦,就可以和龙龙切磋武功了。而且早先一直坚持到现在的话,那一定是技艺高超了,遇上个把坏人,一定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可是每个熟悉我的老友都一致认为:“你还是算了吧,在你动手打别人之前,恐怕已经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啦!”

至此,我的“运动生涯”彻底落下帷幕。但是不擅长运动并不等于就不理解运动。在看《圣火耀珠峰》实况转播时,我能理解,完成登顶传递奥运祥云火炬是多么艰难、多么伟大的壮举!它不但是登山运动史上的辉煌一页,而且还超出了运动本身的含义,向全世界展现了21世纪的强大中国的形象。一个在体育运动上没出息的人,在此为圣火燃烧在世界之巅欢呼!祝愿伟大的中国举办2008奥运会取得圆满成功!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