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开开心心过好当下每一天

 
 
 

日志

 
 

“万般无奈”  

2008-02-17 18:2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 般 无 奈”

 

                                   ——我也看了《集结号》

 

看了《集结号》,很自然地联想到《士兵突击》。它们都“火”了,使得在电脑时代可以活在虚拟世界里的人们流下了真诚的眼泪。这两部作品的共同特点在于:都是不以俊男靓女来吸引人们眼球的。在面临生死存亡与重大利害关系的抉择的关口,战友的忠诚、献身,男人之间的情谊拨动我们的心弦,让我们不由自主地流下真诚的眼泪,真诚的眼泪会净化我们的灵魂。

但是,从这两部作品对战争的认识来看,它们有明显的视角差异,能引发我们不同的思考。

《士兵突击》的背景是和平年代,它对战争的看法,基本上是通过成才这个人物的认识来表述的。大意是:飞机终将会被击落,战舰最后也会被击沉。一场真正残酷的战争,到最后,任何高精尖的武器都会被耗尽。战争的根本,还是人和人的对抗,人与人的战争。要用人这个最基本的元素来对抗所有的残酷与复杂。所以,军人都是一群到最后还在坚持的人。《士兵突击》想告诉我们:面对战争,必须克敌制胜;而取胜的根本在于最基本的元素——人。因此,军队这个大熔炉,在和平年代里要冶炼出适合现代战争的、像许三多、成才、伍六一等等那样的钢铁士兵,也就有了战争中取胜的根本。

可是,《集结号》不一样,它的背景是真实的战争与战后复兴时期。它写了许多普通士兵,在战争中英勇奋战,直至献出生命。说他们勇敢善战,但并不是说他们“热爱”战争。《集结号》想告诉我们:战争是非常残酷的,它会带来许多牺牲,也带来许多无奈。希望不要让英雄流血又流泪,希望消灭战争,维护世界和平。

战争的残酷不用再说明了,47个战士无一生还,已经用生命作了证明。《集结号》与其他战争题材的影片不同的特点是:它用了相当重的份量把战争带来的无奈展现在我们眼前。

首先,九连在旧窑场经历的,是用一个营去顶四小时都费劲的阻击战。何况,没有重武器,战斗人员把连长算在内只有48人。他们要完成的是何其艰巨的任务:“明天中午12点之前不惜一切代价,在汶河南岸旧窑场坚守阵地。不管几点钟,以集结号为令,随时准备撤退”。而且,“只要听不见号声,你就是打剩下最后一个人,也得给我接着打下去”。可以说,接受这种任务,几乎注定没有生还的希望。但当时的情况很无奈,因为“阻击区扩大了,人手实在掰不开了”。九连官兵接到这种命令,有选择吗?没有。

其次,打退敌人两次进攻后,只剩下十几个人。全体指战员都明白:“再打下去,就都打光了”,已经听不到河对岸大部队的动静了,其实阻击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没有听到集结号,就是打剩下最后一个人,也要打下去——是不能撤退的。九连的官兵此时有选择吗?没有。

最后,只剩连长谷子地一个人,他打尽最后一颗炮弹,忠实而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并且得以死里逃生。但他来不及撤退,只好躲进旧窑场。在出来找食物时,还混入敌营,炸毁了敌军炸药车,自己因受重伤而昏迷。可是他当时穿着敌军制服,阴差阳错地成了我军的“俘虏”。制服的事,他解释了“八百遍”,可有法子让人完全相信吗?没有。

谷子地没把这委屈放在心上,义无反顾地又上了朝鲜战场,成为赵二斗团里的战斗英雄、二等功臣。战后被安置在汶河县,民政部的王干事代表组织审核他:“我们假设,你确实主动混入了敌军阵营。但你第一步是怎么做的,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当时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对这样做的后果又是怎么考虑的?组织上希望你认真回答这些问题。给我们一个交代,也给你自己一个交代。”谷子地对这种完全不了解战争的荒谬质疑,感觉受了莫大的侮辱,操起椅子就扔了过去,被指责为“简直是军阀”。

说实在的,看到这个场面时,我都义愤填膺,为他抱屈!我们这一代人虽然在和平年代长大,但是从小接受了革命传统、革命英雄主义教育,能够理解他的愤怒。黄继光用胸膛堵住重机枪、董存瑞手托炸药包炸毁碉堡、欧阳海奋不顾身拦惊马……。他们在英雄壮举之前,若有那么多的瞻前顾后,尤其是要考虑一下自己会落个什么下场的话,就不会有如此壮举、不会有永垂不朽的英雄人物、不会有我们大家的今天。英雄行为不是一事临头时慢慢考虑出来的,是历经千锤百炼才凝聚在胸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能量在危急关口的迸发。可是,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干部要按章程办事,谷子地能回避这种审核吗?不能。理由是:“你的组织关系落在了我们县,我们有义务甄别所属的干部”。真的很无奈!

的确,战争结束了,烈士们得到的不一定是勋章和犒赏。在情况无法甄别、证明时,烈士有可能被处置为“失踪”。谷子地带着深深的内疚、带着对不公平处置的悲愤、带着革命军人的责任心,要为47名牺牲的战友讨个公道。他要走的这条路上,也充满了无奈。

1955年他回到汶河战场故地。他坚持不懈地打报告、寻访,依然找不到他当年所属的部队,更别提为战友讨公道。能完全责怪军队有官僚主义作风吗?似乎不能。打完仗,张政委就亲自勘验过了,死的活的都找不着,所以都按“失踪”处理了。这不公平啊!可是我们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没有严格的甄别,轻易就把“情况不明”、“无法证明”的人定为烈士,那万一真的有失踪甚至投敌叛变的人混入了烈士陵园,如何对得起真正壮烈牺牲的战士呢?又如何向烈士家属和广大人民交代呢?面对可能会受委屈的英雄,甄别、审核,也是无奈之举啊。

寻人找部队的报告,是被压在了军区。可是同类信件堆到那里有十几万封,拆都拆不过来。赵二斗说:“几百万的部队,打烂了整编,打胜了也整编。咱再把自己当回事,顶多是那大河里的一滴水珠”,怎么搞得清楚“是从哪个泉眼儿里冒出来的”呢?这说明,即使把别的工作都撂下,专门搞甄别,也无奈难度实在很大啊。

可以责怪当年没有下令吹集结号的刘泽水团长吗?也不能。“团里是突然接到撤退命令,而九连在旧窑场牵制了大批敌军,如果按原计划让九连撤下去,整个部队可能有大麻烦,搞不好,全都得让敌军咬死”。面对这样的解释,能说什么呢?这是以少数人的牺牲避免了大规模的伤亡,在军事战术上没错,从保存更多士兵生命的角度上也没错。况且,刘团长自己就是在掩护全师撤退的阻击战中牺牲的,原因是“电台被打烂,接不到撤退的命令,没办法”。当年的司号员小梁子、如今烈士陵园的管理处主任,他说得更实在:“哪有打仗不死人的?再说死的又不是你们一个九连……”

幸运的是,谷子地终于在八年后等来了追认他的47位战友为烈士的通知。又过了两年,汶河县兴修的水库大坝穿过矿区,施工中发现了47名烈士的遗骸。至此,包括谷子地在内,48人均荣获解放奖章。首长向他们道一声:“九连的英雄们,你们受委屈了!”鸣枪三响,向烈士们致敬。那悠扬的、迟到的集结号声,召唤着烈士的英灵。

尽管我们为烈士们的最后结局感到庆幸,但心中仍有不能释然的无奈!我们多么希望烈士们依然健在,胸前佩着奖章和红花,眼睛里闪耀着胜利者的光辉……。我们还会想起那些至今都不为人知的无数的无名英雄,崇敬着他们,也为他们感到无奈!

《集结号》告诉我们:在旧窑场阻击战中,没有什么人错了,是战争错了。残酷的战争给军人和老百姓带来的伤害和无奈是无法偿还的。我们应该反对战争,维护世界和平。于是,又会产生新的问题:为了世界和平,我们可能被逼使用战争手段……。真是无奈啊!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