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开开心心过好当下每一天

 
 
 

日志

 
 

“狼外婆”与空手道“小王子”  

2007-12-07 13:3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狼外婆”与空手道“小王子”

 

在我不停地忙于拿学位、干工作的年月里,女儿成长了,结婚了,生子了,我稀里糊涂地“升级”,当外婆了。转眼,小外孙龙龙6周岁了,在他将过6岁生日的时候,通过了空手道级别考试,腰间的白色腰带换成了橙色,最近又考了一次,成为“橙一杠”,就是在橙色的腰带上加了一道显示级别的白杠。我送他一个昵称:空手道“小王子”。

我这个外婆是极其的不称职,龙龙长到6岁,我几乎没“沾过手”。当然,教学工作很忙,这是事实;不过,我害怕和幼小的孩子打交道,我认为,那才叫“秀才遇到『幼儿』。有理说不清”啊!

记得女儿头一次把龙龙抱到家里来时,我望着那么小小的、柔软的小生命,小心翼翼地从女儿手里接过来,那股婴儿乳臭气息立马把我带回当初的年代:当时女儿也是这么柔弱地被抱在我怀里。我开心地抱着龙龙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已经生疏了哄孩子的语言,于是,我抱着他走到我母亲的遗像跟前,对龙龙说:“看见了吗?这是你外婆……”我还没说完,女儿在一旁着急了:“妈,你说什么呢,她是我的外婆,你才是龙龙的外婆呢!”唉,冷不丁地“升级”做外婆,一时上反应不上来了!

女儿有了儿子,没有像通常的女青年那样,求助于我,不过她有过“预约”:“妈,我不会让你做带孩子这种琐碎的事情的。不过,我儿子的『成材』问题可就要包在你身上啦!”她向我挤挤眼睛,做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脸。啊?!若是这么个“历史重任”的话,我认可给孩子擦屎擦尿,那只要坚持一、两年就熬出头了;可上哪儿就能把孩子的“成材”找来?什么是“成材”?我至今还没搞明白呢。我想起爸爸对我的“调教”、想起我为从来没喜欢过的经济学贡献的10年光阴,父女二人那么折腾,都没把我弄成材,我有什么能耐把女儿的儿子弄成材啊!

龙龙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呵护下长大,聪明可爱,自然受到不少的娇宠。其中头脑最清醒的还是女儿,她认为要防止龙龙被宠坏了,起码要让他有个“怕惧”,要有人出来充当“恶人”。跟龙龙生活在一起的人,谁会愿意呀!于是,我这个很少照面的外婆,成为最佳人选。当家人震慑不住他的时候,就说要让外婆“收拾”他,特意地把我的光辉形象,营造成“狼外婆”的形象!

但是,大家忘记了一件事: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当农工时,我被调到托儿所工作过,托儿所里有当地农工的孩子,也有我们知青的孩子。农村的托儿所的老师什么都得干,乳婴班,爬班、小走班、中班、大班、学前班,哪儿忙不过来就上哪儿干。我也算是攒了一些幼师的“实践经验”吧。我虽然不喜欢与孩子打交道,但是,它成为工作,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必须做得很好!所以,我带孩子是有点方法的。我心里从不担心龙龙一旦“落到我手里”,会真把我当成“狼外婆”。

一心希望我把龙龙弄“成材”的女儿,终于注意到要让龙龙与我亲近才好。她加大了龙龙来我家的密度,每次或多或少会有龙龙的“才艺大展示”,什么背童谣啦、认汉字啦、影视明星模仿等等。总之,给我一个孺子可教的印象。是血缘起了作用?还是“幼师经验”起了作用?龙龙从没认为我是“狼外婆”,我们一起玩得很好。他哪里会怕我!要是我搞不定他那些“脑筋急转弯”的把戏,他就会挤兑我:“外婆不是读过博士吗?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懂啊!”我一听就明白了,这肯定是女儿“教唆”的结果:原先他不懂事时,需要我是个“狼外婆”;现在他快到入学年龄了,需要有个“成材”的榜样,我就成了合适的“楷模”。

今年盛夏的一天,那叫一个热,老天爷真是拿着378度当儿戏,洒向人间都是热啊!正好我没课,女儿说把龙龙送到我家来,放一整天试试,看他能不能好好听我的话,尤其是能不能按照我的要求好好“学习”。

清早7点来钟,女儿把龙龙送来了。小家伙还睡眼惺忪的样子,女儿关照了许多的“一定要让他……”和“一定不要让他……”,就上班去了,这可是龙龙头一回离开周围宠爱他的人,落到我手里。

我没有上去搂抱他、亲吻他,就好像他天天都是在我家过似的,我很轻松地问他:“咱们是先吃早饭呢,还是先上厕所呀?龙龙说了算!”他一进门就得到了“决定权”,高兴了,说:“先吃饭!”我摆好女儿规定好的早饭:牛奶、面包、煮鸡蛋。一直听说龙龙吃饭是个“老大难”问题:他总是磨磨蹭蹭不好好吃,最后家里人只好喂他吃。现在,他看看这几样东西,又看看我,我就笑眯眯地看着他。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顺手把煮鸡蛋放到我手里,我佯作不知:“怎么啦?龙龙不要吃啊?”他嗲嗲地说:“外婆~,把壳剥掉呀!”我明白了,肯定每天都是大人们给他剥的。我又装作很惊讶的样子:“龙龙这么聪明,不会剥鸡蛋壳啊?”我把煮鸡蛋转着圈儿有节奏的敲出裂纹,拿给他看:“剥蛋壳可好玩儿啦,你抠开一个口子,轻轻往下扯,蛋壳会连在一起的!”他兴奋起来:“真的吗?我来剥,我来剥!”我说:“高手剥蛋壳,一点壳都不会还沾在蛋白上的。”他小心翼翼地剥干净了鸡蛋,很得意地亮给我看,就大咬了一口,然后几口把鸡蛋解决了。我一面轻轻鼓掌,一面说:“干得好,掌声鼓励!龙龙连剥蛋壳都会,那,喝牛奶吃面包一定是高手喽?”他说:“当然啦!”于是,早饭统统拿下。

我正犯愁怎么叫他做女儿规定的功课,他用柔嫩的小手搂着我的脖子,可爱的小脸蛋贴着我的脸,小嘴对着我耳朵说:“妈妈是不是叫外婆看着我做功课呀?可以不做吗?”我明白了,龙龙没有在地板上撒泼打滚来达到目的的毛病,他总是嗲嗲地、委婉地提出要求,这往往让大人很难拒绝。我亲了他一下,没有告诉他做功课乃是女儿关照的诸多个“一定要让他……”的其中之一。我说:“龙龙跟外婆这么亲热,好可爱哦!外婆从来没有看见过龙龙做功课的样子,很想看看。已经知道龙龙吃饭是高手,可是,不会做功课的话,光吃不做,那不就成了个小饭桶了吗?”说完,我就哈哈大笑,他也跟着笑得声音好清脆。然后,我说:“怎么样,给外婆展示一下你做功课的本事?”他说:“好!”

听说他做功课从未坚持过10分钟以上,可是女儿的“一定要让他……”里面有语文、算术、图画三种呢。我说:“龙龙,这三样,咱们先展示哪样啊?”他说:“外婆~,三样都做完,会很累的!”我说:“那,咱们不做很长时间。你看见墙上的钟了吗?那根长的针在12那里,外婆帮你看着,它一走到3那里,咱们就不做了。好吗?外婆要看看这么短的时间里,龙龙有没有本事做完三样功课呀?”他很有信心地说:“我肯定能做完的!”

他做完一样,我就给打分,还写上了评语:“很好”。最后,他又轻声说:“外婆~,告诉你一个秘密。”小家伙,还有秘密哪!他说:“那个20以内的加减法,我是掰着手指头算的,不要告诉妈妈哦,妈妈不让我掰手指头做算术。”哈,小孩子学算术,一开始就禁止他掰手指头,要求太高啦。我笑眯眯地说:“外婆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外婆小时候做算术,也掰过手指头的。不要紧的,龙龙以后做熟了,自然就不用掰手指头了。”

摆脱了功课,小家伙高兴得在凉席上跳来跳去,要求看电视里的动画片。电话铃响了,他大叫:“我接,我接!”现代家庭里每个小孩子都有可能是这样。他拿起电话筒,一听就大叫:“妈妈!我做完功课了!”女儿说了点什么,他笑起来:“外婆没有收拾我!”在女儿小时候,我对她从未娇宠过,而且要求很严格。她希望龙龙在我这里受到严格的训练,但终究是心疼儿子,怕龙龙受不了。我心想,还真以为我是“狼外婆”啊!龙龙在说:“外婆,妈妈叫你听电话!”我接过话筒:“怎么啦?不放心了吧!怕我真像『狼外婆』一样吓着龙龙?”女儿在那头不好意思地“嘻嘻”傻笑。我说:“放心吧,好好上班。今天别再打电话过来!”

上午包括中午饭都功德圆满。下午就难熬了。首先“一定要让他……”睡午觉。小家伙很熟练地选了一个小枕头,一条小毛巾被,乖乖躺下了。拍拍边上的大枕头:“外婆~,你也睡。”我几十年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但是,只好躺下了。他又说:“外婆~,讲故事!”哈,这是当年他妈妈的把戏。

那时我还在兵团,每天疲劳不堪,到了晚上哪有心情讲故事!研究新故事就更别提了,把我母亲给我讲的狼外婆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女儿早就烂熟于胸,只不过是习惯性地听我讲罢了。一次,我一面讲一面上下眼皮打架,女儿却突然说:“妈妈,讲错了!你一直说狼外婆先吃小弟弟的脚趾头的,刚才你说的是先吃手指头!”我其实从未搞清楚过这个问题,我想我的母亲当年也不一定搞清楚过,现在的小孩子真难缠啊!

如今要给女儿的儿子讲故事了,搜尽枯肠没有什么资料。我感觉低声的、单调的、重复的语言最能催人入眠。于是,我开讲了:“从前啊,有一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这个老和尚啊,给小和尚讲故事,老和尚说:『从前啊,有一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这个老』……”龙龙大叫:“别讲了,别讲了,我自己睡!”啊?会是这种效果?我不讲了,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偷偷观察他。龙龙使劲闭着眼睛,但是身子跟烙饼似的翻过来、翻过去,处于典型的“辗转反侧”的状态。我有点于心不忍,索性不看他了。过一会儿,龙龙叫我:“外婆~!”我睁眼一看,他的眼睛亮亮地看着我,说:“外婆~,我第一次在这里睡觉,睡不着,我太兴奋了……”我心想,睡觉本应该是休息和享受,现在变成“苦苦熬煎”了!我说:“是吗?那就别睡了。”龙龙一下子从凉席上跳起来:“外婆,我教你玩游戏!”

于是,我的“苦苦熬煎”开始了。先是打扑克,就是比大小。再是什么“动物称霸”,其实也是比大小:狮子最大,老鼠最小。然后是“锤子、剪刀、布”——还是比大小。一个60岁的大人怎么也搞不明白:一个6岁的小孩怎么会喜欢这种单调的游戏!龙龙每赢我一次,就会欢声震响整个房间。坚持了一个来小时,我实在受不了啦,就哄他:“外婆输得这么惨,要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再来打败你!”龙龙很有宽待“败将”的风度,他跑出卧室去了。没想到,他“视察”了一圈儿回来了。向我报告:外公在躺椅上睡着啦;北阳台里的洗衣机的盖子是开着的;小昭舅舅的房间里的凉席怎么是绿颜色的呢;南阳台花架子上的仙人球要不要浇水呀;外婆的厨房没有妈妈的大;他想开厕所的灯,可是排风机响起来了……。然后躺倒在凉席上,说:“外婆,我实在太无聊啦!”我心想,小东西,外婆读了26年书,陪你玩这种单调游戏,那才叫无聊哪!

他垂头丧气地坐起来,无奈地说:“外婆,你看着我做功课,好吗?”天哪,无聊到宁可做功课了!看来是真的太无聊了。于是,我当机立断,叫了出租车,带他到淮海路书城去。在浩瀚的书海里,老少二人各得其所。

11月底,我放假了。我去女儿家时,龙龙说:“外婆,去看我练空手道好吗?”我欣然允诺。让龙龙接受体育训练,既是强身健体,又是锻炼他的意志,这是女儿的“一定要让他……”的内容之一。

进了普陀体育馆,龙龙撒欢往前跑给我带路。左侧有一个房子,门楣上写着《国际空手道联盟——极真会馆》,怪不得龙龙的“道服”的胸襟部位印着“极真会”三个字。上到二楼,眼前一亮:整个二楼是个约150平米的大厅,在地板上铺了塑料垫子。大厅尽头那面墙安装了几乎是“通栏”的大玻璃镜子。孩子近40个左右,最小的才4岁,大的孩子也就十来岁吧,孩子们都穿着一身白色的布质道服,根据由低向高的不同级别,腰间系着白色、黄色、橙色、蓝色的腰带,个个英姿飒爽!我头一次看到龙龙的这种装束,看到他的神情都变了:他的眼睛里透着一股英气,不枉我叫他空手道“小王子”!

训练开始了,首先要围着馆内的一幢房子跑三圈,总共大约800米。每个孩子的上身都添加了厚外套,可是下身只是单布的道服裤子啊!现在是12月初,算是初冬了呀!这回是“狼外婆”动了恻隐之心,我说:“下回应该给他加条棉毛裤!”但是女儿成了“狼妈妈”,她说:“不用,龙龙早就习惯了。”龙龙很精神地跑在队伍中,我本以为他会“发嗲”呢。到了第三圈的结束,我忍不住上去摸摸他的头,呀,那里是冷啊,出了一头的汗呢!那两个4岁的孩子拖在了最后,可是不哭不叫,也坚持下来。我有了第一个感想:女儿有远见!是应该让孩子经受锻炼。

回到二楼大厅,稍事休息,就开始训练。什么拳法、脚步、左右腾挪,我是统统地不懂,但孩子们呼应着教练的口令,“杀”声响彻大厅,吼出了精气神儿!对教练是绝对服从,各色腰带强化了等级区分,也说明了他们的努力与成果。在这里,他们不是爸妈跟前的“嗲”宝贝儿,开始接触坚忍。两个4岁的孩子还分不清左右,高大威武的女教练走过去,张开大手,轻轻按在小女孩头上,再轻轻一转手腕,那小女孩向左转过来了。围观的家长们全都亲切地笑起来。训练项目结束后,全体整列“跪坐”(日语里叫“正坐”),跟着教练大声朗读七条“空手道道规”。我听不清每一句话,但有一条听清楚了:“要终生坚持修炼空手道!”可以说孩子们刚站在人生道路的起点上,对“终生”的悠远含义还浑然不知,但我感觉这是一种精神熏陶,我支持!

要解散了,他们排成一字长蛇队,每一个孩子都用空手道的手势向教练致谢、告别,然后又依次向每一个队友告别,这让孩子们懂得礼节、懂得自己是团队中的一员、培养个人处在群体中时的连带感。

回家路上,我对女儿交给我的“历史重任”有了新的认识。不管龙龙将来成不成“材”,成什么“材”,首先要帮助他成为善良正直、好学有礼、具有坚持不懈精神的人。我的空手道“小王子”,“狼外婆”会好好支持你!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