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开开心心过好当下每一天

 
 
 

日志

 
 

也扯扯“老三届人”的闲篇儿  

2009-10-11 12:2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扯扯“老三届人”的闲篇儿

——读张抗抗的《无法抚慰的岁月》

 

网友的博客上转载了张抗抗在上个世纪末写的一篇文章,题为《无法抚慰的岁月》。因为自己属于老三届这一代人,所以关于老三届的话题就会非常吸引我。张抗抗有许多作品,这一篇,我还真没看过。它与张抗抗的其他文章一样,透着逼人的锐气。刀剑一般犀利的话锋,剖析着对象,也是她的“自己人”——老三届人,毫不留情。

应当说,有一点她提醒得对: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文革”的牺牲品,是政治的殉葬物。的确,在上个世纪,老三届的人聚到一起,难免有些牢骚,我也曾听个别人开玩笑说,要向“文革”讨回青春。牢骚太盛防肠断啊,我认为,不光是老三届这一代人,其他年龄代的人也都应该多多地想一想:“我们还能为社会做些什么?怎样才能对得起剩下的岁月?”

文章中谈到的其他问题,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精神去看这篇文章,可以一笑置之。但是,她对这一代人在文化知识、政治觉悟、思想情操方面的分析,有那么点“攻其一点,不计其余”,实在有失偏颇!这令我难以保持沉默,把边看边产生的感觉记录如下。

之一。整篇文章的字里行间都透着愤怒、怨恨的情绪,甚至让我要产生错觉:她本人是不是曾被某一个老三届人伤害过,所以敌视与自己同类的整整一代人?比如“红卫兵的法西斯暴行和血淋淋的犯罪事实”、“为了入党、升学、招工、提干而伤害别人”等等。请问:是整个老三届这一代人都曾经这么做过吗?再说,哪一代人里没有几个败类呢?当然,老三届人头上被戴了许多的“赞誉性”光环,如果其中个别人确实曾有恶劣行径,就格外令人气愤。如同一个老实人偷东西,实在是比惯偷还要让人生气!但是一个老实人偷了东西,不等于所有老实人都会偷东西,何况还要让所有的老实人都反省自己的“罪过”?!

之二。张抗抗认为:「事实上,我们这一代中的大多数人,在这颠沛流离、动荡不定的几十年间,当务之急是吃饭、是工作、是住房,是伤病、是养育子女、是侍奉父母——我们始终在为生存而拼搏。我们早已丧失了选择职业和爱好的自由、机会和能力。」「我们曾经有过的革命理想,早就崩溃了。可惜那仅仅是出于对个人前途和命运的绝望,而不是出于对世界的整体认识,自从失去信仰,我们便从此变成了一个迫不得已的现实主义者。」

这些话,看上去像是在说老三届人不配顶戴“理想主义者”的桂冠,想说老三届已经是多么现实和低俗。但是我看来看去,觉得这些话,更像是她自己的牢骚:是我所见过或听过的,头脑最明晰、分析最深刻的,最典型的对个人前途和命运绝望时的牢骚。说句玩笑话,如果让我来发牢骚,我都发不到这个水平!而当时的老三届人,不只是为自己的生存,还为子女、父母的生存在拼搏,同时还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这有什么错吗?一个人首先要生存,才能努力从身边做起,才能放眼世界。我想,一个连为身边的亲人都不愿付出的人,他怎么可能“出于对世界的整体认识”,去热爱全世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黑人、红人、黄人、白人?!老三届人是把理想的火种埋在心里,默默地扛着所有的责任,默默地期待着理想火种的燎原之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用不着我给老三届人“歌功颂德”,只要看看现如今活跃在各领域、各个部门的他们的身影,再看看那些已经退休还在发挥余热、笑看人生夕阳的他们,这一代人的整体倾向处在怎样的状态,是个地球人就都明白了。我认为,就连张抗抗本人也无法否认:在那个“丧失了选择职业、爱好的自由和机会”的年代,老三届人能生存下来并走到今天,实属不易!怎么能抓住发生在极个别人身上的现象,就诋毁整个一代人呢?!

之三。张抗抗好像很看不上老三届人当初的纯真、善良和牺牲精神。她不相信真的会有人那么纯真、善良,不相信真的会有人为别人牺牲自己。她总觉得,那些美德中“掺杂了多少虚伪和丑陋”。这让我想起,苍蝇四处钻营,忙碌得像工蜂一样,但是它永远无法理解工蜂不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才忙碌。

世上真的有纯真、善良和牺牲精神。当初,看了《护士日记》、《年青的一代》,我们这些姑娘小伙子真的就想去报考林学院、想去参加地质勘探队。家庭出身不好的年轻人,真的是想学习鱼珊玲、张韧,到边疆去奉献青春,给自己来一个脱胎换骨的改造。而且,不只是想,我们做了。丢下畄城进工厂的机会,去到黑龙江沃土;还嫌农四师不够艰苦,写血书、甚至绝食,要求到化雪饮冰睡帐篷的农六师去。在边疆修路架桥、兴修水利、“龙口”夺粮,老三届人耻于偷懒耍滑!小到用自己的身体为黒友捂热被窝,大到像上海知青陈立言那样勇拦惊马而献出22岁的年轻生命,没有真正的牺牲精神怎么能够做得到?!当然,不能说没有怯懦自私之人,但是,极少数人的假,怎能乱了主流倾向的真?!

我说了这么多真实的人的真实的思想和行动,是想说:当时的人、现在的人,你可以不理解、甚至不相信那一代人的纯真、善良与牺牲精神;可以说他们“傻”。但是绝不要进而以一己之心去随意揣摩他们的高尚情怀!老三届人曾经有过的那些纯真、善良、牺牲精神,可能随着时代背景的改变,现在也变了质,或者已经消失。但是珍视这曾经有过的可贵的东西,不要轻易就加以嘲笑、诋毁,不仅是老三届人,也是所有的人都应该自律的。我还相信:永远保持在心中的、曾经有过的真善美,它可能会成为垫底的一杯醇酒,可能会成为映照灵魂的一面镜子,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时时提醒我们不要在一己之私面前失态、失足。何况,谁能断言,老三届人就统统失去了纯真、善良、牺牲精神?!

之四。她说:“说什么青春无悔——一个人一代人所牺牲和浪费的整整一生的时间和生命,竟然能用如此空洞而虚假的豪言壮语,强颜欢笑地一笔抹去的吗?”

我认为,正因为她无法相信人类心中真的会有那些美好的东西,所以她也不会相信老三届人在失去了很多东西之后,还会眷恋地回顾过去,还会无悔地喜爱那个曾经纯真的自己,还会以新的勇气坦然面对“剩下的岁月”。我们没有想“一笔抹去”那段历史,而是想从用青春和生命去填写的历史中,汲取经验和教训,心平气和地为过去画上一个句号。然后把经验和教训升华为滋养精神境界的营养,萌生出一个良好的心态,开开心心地走好余生。

她的文章的最后,有这么一句:“我将与老三届一生同行。”她总算没有忘记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我感到欣慰。再说,她这篇文章是上个世纪末写的,也说不准她的想法已经有所改变。作为一个已经成名的作家,在广大“成为社会金字塔底座”的普通老三届人、以及广大普通老百姓面前,应该有宅心仁厚的师长风范、挚友情感,心平气和地指出我们大家尚存在的问题,更多地关心和鼓励。我们不是敌人,用不着像鲁迅对敌人那样,用投枪、用匕首。何况还有“响鼓不用重锤”这句话。总之,我们希望有一个能给予善意忠告的好朋友,与我们一起开开心心地一生同行。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