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开开心心过好当下每一天

 
 
 

日志

 
 

缅怀过去,欣赏现在  

2009-11-15 09:3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网友的来访,勾起我的回忆......

   应邀与朋友去上海美术馆, 我到早了,就在南京路上逛逛。许久没来热闹之处了,现在眼前人来人往的,有点“眼晕”,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来到国际饭店对面,我停下脚步,久久地凝视着它。咖啡色的旧墙面,24层的高度,在附近的现代化新兴大高楼包围之中,好像一个老妇站在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之中似的,它已经丧失了容颜上的竞争力。但是,我望着它,心里涌动着一种见到老熟人的亲切感:“多年不见,你老啦!……”

    以前,爸爸隔一段时间,会带尔洁、尔朴和我来它的14层餐厅吃饭。总是尔洁一进餐厅就抢占了靠进大落地窗的餐桌,他喜欢敞亮、喜欢居高临下的感觉。可我有点恐高,从落地窗往下看,人如蝼蚁;而且靠近了玻璃,就像站在没有保护的屋顶平台的边缘,小腿直发抖,赶紧回餐桌坐下,心还在猛跳。因为妈妈烹调有一套,所以爸爸的口味被惯得很挑剔,他肯定会点鲥鱼。那时鲥鱼相当贵,看上去像是一条整鱼在盘子里,其实是从鱼肚那里纵向刨成了两片,也就是说,只有半条鱼,好像要十几块钱呢。爸爸在英国呆了十几年,有时也会馋西餐,只带我一个人去。爸爸认为,虽然我是初中生,毕竟是“女士”,总比带两个淘气包进西餐部要强些。殊不知我也很狼狈啊!我的刀叉与盘子一发出磕磕碰碰的声音,爸爸不怒自威的眼光就透过金丝边框的眼镜看我,他越看我,磕碰的声音就越响个不停。爸爸终于叫来服务员,给我“上筷子”。......

   当时,我只知道吃,不知道它有多伟大。 现在,爸爸和尔洁都不在了,它还矗立着。当然,许许多多的人都来过,也都“走了”。它静静地观望着这一切,不动声色。它不以花容月貌自居,年轮中深深镌刻着上海人民走过的痕迹,它本身就是一部历史。它的厚重庄严,压倒了群芳,依旧坦荡地矗立着。我依然欣赏它现在的气概!

来访的网友留言说,上海市政府明令规定,对有历史意义的老建筑要实行法律保护。我放心了:因为我消失了,它也不会消失。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